七月流火

他的梨窝斟着笑 一眼万年情丝绕

【2015.8.17生贺】《花期未至》解雨臣x叶修

一开始让我写我是拒绝的,没办法有个混球生日随她开心好了。

祝你生日快乐,一世安好安稳度日,如果CP观再正一点就更好啦。



《花期未至》花叶



凡事都有个周期,我们按时做事按时停止。


和解雨臣认识完全是个意外,要说叶修和他完全没有联系那是不对的,他们两家都是北京大户,他老子和解雨臣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光名字一亮出来都高人三分,但要说交往实在是少,点头之交互相都知道得罪不的罢了。再加上叶修又是跳井不挂下巴的手,家族企业一概不问不染指,这关系又浅了不少,要想不少东西才能把这俩人想到一块,就算交集少到这种程度也终是相遇了,冥冥之中注定似的。他爹要进口点东西,解家会从中经手,于是他爹约了解家当家的也就是解雨臣吃饭谈谈,可他爹那天有个紧急事件要处理就让他弟叶秋去了,戏剧性的是叶秋手机没电关机了,而他爹还没交代清楚让哪个少爷去,最终叶修就被赶鸭子上架收拾收拾扔车里拉走了。他刚打完世界联赛还拿了个冠军回来在家呆着作孽于各个区,具体干啥都不知道的叶修稀里糊涂的到了酒店包间还以为只是个普通聚会,若是如简单的吃个饭解雨臣可能过了今晚就把他忘了,若有印象也仅限于京城富贵人家公子。可惜命运很奇妙,月老很顽皮,丘比特的小弓箭走火了。 

叶修刚推开门一脚跨入包厢内就看到一个男人,穿着粉衬衫背对着自己摆弄手机的男人,嘴里还小声嘀咕着什么。叶修凭借自己和荣耀女神十年约会的听力听清楚了。


“世界冠军?为国争光?真会贴金啊,区区一个网游而已,弄得这么大张旗鼓。”

“这你可就理解错了,荣耀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叶修坐到男人对面的位置上,任凭这个很好看的男人打量自己。男人抽了张名片放到转盘上给他转了过去开口道:“解雨臣。我们来谈正事吧。”解雨臣的声音有磁性,清冽的像山间流淌的溪涧,带着一种冷冷的感觉。


“什么事?”

“感情您不知道干嘛就来了?”解雨臣扑哧一笑,“叶家是来打我脸的吧。”

“叶家打不打您脸我不知道,被我打脸的可不少。”叶修烟瘾犯了,从烟盒里弹出支烟,“介意么?”


解雨臣摆摆手示意他自便,叶修也不和他客气手一晃就把烟点着了,如释重负的吐出一串烟圈。解雨臣有点好奇,通常求人不都该跟伺候老子似的么,就算自己不抽烟他也应该意思意思,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这种人要么是真没眼力价,要么就是看淡世俗天地不怕的,这前一种的人解雨臣懒得搭理,后者的话是他比较头疼的。就在包厢气氛逐渐冷下去的时候叶修打破了沉寂,他掸掸烟灰,哑着嗓子道:“得罪了,不是什么好烟,八块一盒红塔山估摸您……”

“拿来。”解雨臣敲敲玻璃,“来一支。”

叶修先是一愣,而后笑了。他虽然没见过解雨臣但多少有耳闻,再艰苦的条件人家都能过得有滋有味,廉价的烟算什么。他把烟盒禾打火机一并放到桌子上转了过去,眼看着解雨臣熟练的点烟搭在两片薄唇上,然后抑制不住的咳嗽。叶修看他的样子怕他把嗓子咳坏了,拦了他一下。

“我觉得,咱们是一种人呢。”

“一个实战打怪一个游戏打怪?”

“您不服咱来试试?”


你一个职业的和根本没接触的打要脸不?

解雨臣愤愤的捻了烟,对上他的眼睛。


“行,你家的事我同意了。”半晌他才不闲不淡的开口,“不过,你要跟我打游戏。我倒要看看这么简单的东西有什么可骄傲的。”

叶修听闻也捻了快抽完的烟,站起来扫了扫衣服的褶皱,眉毛一扬看着解雨臣,懒洋洋道:“那走着吧,网吧。”



叶修和解雨臣打完竞技场已经快十一点了。

这种关系维持了大概两个月,解雨臣练了个战斗法师的号和他竞技场刷副本抢装备,跳跃点堆得高高的战斗法师ID也带个花字,有的人还以为张佳乐叛逃对孙哲平始乱终弃和叶修跑了顺便转职。解雨臣听闻后百度了下张佳乐后问叶修:“我们很像?”

“不像,”叶修一击龙牙把他的战法打入僵直,“不过有时候小脾气上来了,还真有点。”

“呸,什么时候?”

“现在啊。”他笑道,“战法是我最熟悉的职业不是哥吹,那战法跟我打想赢早着呢。”

“要点脸。”解雨臣和他混熟了也开始唾弃叶修空一副正经人皮囊内心肮脏。

荣耀两个大字闪着光打在叶修的电脑屏幕上,他看了眼时间,比之前长了不少,一方面因为自己稍稍防水一方面因为解雨臣他天赋高。他不禁想到,如果早几年遇到解雨臣,在一点教他打荣耀,他会不会在职业圈声名显赫?对自己而言的话,感情会更好一点吧。

“对了,我下周要出门……晚点回来。”解雨臣少有的底气不足被叶修一把抓到,他甚至都清楚他要去干什么。

“知道了。”叶修把对战的录像存到电脑里,“你该睡觉了。”

“那晚安。”

“晚安。”


解雨臣的ID灰了。

叶修退了荣耀,打开桌面的一个文件夹,那是他和解雨臣PK的所有视频,他一场不漏的全存了。随便点开一个,他蹭着了火机燃了支烟,漆黑的房间里只有屏幕和空中一点在发光。绚丽的光影投在叶修脸上,他一阵苦笑,草草关了视频。红色的小点忽明忽暗,屋子最终还是全暗了,空气中弥漫着尼古丁的呛味。



半年之后叶修收到了一个包裹,包裹里只有一ID为的花凋账的帐号卡以及一盒八块的红塔山。烟盒里有一支烟和一块灰白色硬质的圆环,中空的宽度大概可以伸进一根手指。

叶修一向稳健的双手有些颤抖,那支烟被他咬住点燃。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的苦涩在口腔里挥之不散,咽不下吐不出,难受的他眼睛一疼。


“回来了啊,我等挺长时间了。”



end.


  @易水悲歌 开心不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