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他的梨窝斟着笑 一眼万年情丝绕

【双花】《昙花》

回归的随笔

私设多如山




[昙花]



张佳乐是以趴着的姿势开始他的职业生涯的。

他的百花缭乱带着一丝残血,极其狼狈的趴在地上,脖子旁边一把重剑插在土里。他有些厌烦,操控视角转向另一边,对上了那个狂剑士的脸。


“我说,你技术不错,要不要来个组合啊那什么花?”

“是百花不是那什么花!”


张佳乐没什么好语气给他,谁要是能对把自己打到扑街的人态度好可真是出鬼了。


“好好好百花缭乱行了吧,我说你技术不错……”

“如果我拒绝呢?”

“哎我说,你这自动手枪不错啊。”

“你一个狂剑士用不到。”

“你在神之领域不挺有名么没准卖个好价钱,要不我别腰上让路过的人知道我打死过你。”

张佳乐一口咖啡差点没吐键盘上,他边咳边骂一句无耻。


“万一没爆枪呢?”

“看来你想裸奔啊。”

“那什么花我们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张佳乐在心里默念我不是怕他我只是看他技术也不错试一下不行就走人。


“孙哲平。”

“我叫张佳乐。”

“啧,怎么起个女生名字。”孙哲平的轻叹从耳机里传来,“你不会还留头发吧?”

“废话这么多啊你!不服竞技场走起!”


张佳乐气得翻身抬枪就是个暴缩弹,结果被孙哲平边笑边打断技能。


“跟你搭档还这样。”


搭档么?

融入角色还真快啊这家伙。

张佳乐发了个好友申请后开了摄像头,他开始对这个人兴趣了,虽然不是外貌协会但他还是想看看孙哲平的样子,多少要对未来搭档有些了解吧。或许说从现在开始就是搭档了。


“来视频,让你看看爷我多爷们儿。”


前一秒自信满满地放话,后一秒张佳乐就要哭出来了。

窗口里的男人棱角分明,头发很短,完全符合纯爷们的特征。至于怎么个爷们法张佳乐不得不在承认孙哲平适合狂剑士这个职业的同时心底泛起了不甘,人家至少比他爷们。他有些懊恼的想挡摄像头,可惜晚了。


“你头发还真长啊,不好意思啦还挡摄像头。”




有事先出去回来写完再打TAG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