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他的梨窝斟着笑 一眼万年情丝绕

【周黄】《刀丛里的诗》(中)

干完二模回来浪


做完了当天的辅导,周泽楷把包装袋收拾好扔到桌边的垃圾桶,起身向黄少天摆手示意自己要走了。

“不在这儿吃啊,我跟你讲我们蓝雨的伙食是最好的不吃后悔啊。”
“嗯……晚上开会。”
“哦那还真是可惜。”

是挺可惜的。
周泽楷第一次来时在蓝雨食堂吃了一次晚饭,饭桌上黄少天边叽叽喳喳的扯东扯西边跟卢瀚文没大没小的疯闹抢食的情景一直让他记忆犹新。他看着桌前的人三三两两的凑成一撮聊的火热只好默默吧拉着盘子里的玉米,正啃着就听见对面嘻嘻哈哈的笑声里混杂着瓷器碰撞的声音,周泽楷抬头一看,一个青年手里拿着装糖醋排骨的盘子和另一个少年推搡,眼睛笑的弯弯的像两条月牙。见周泽楷看向他便顺手把排骨放到转盘上,手指一送,不偏不倚的对准周泽楷,扬扬眉毛。

“哎哎哎小卢你有点出息,人第一次来你还这么抢,要不是我这么光明正大帅气俊朗别人都要以为你营养不良呢。”
“黄少你语文体育老师教的吧有语病啊!还有你哪次不抢我的还好意思说!”

青年显然是被少年揭短脸上挂不住倏的一红随即捂住后者嘴巴往椅子上拉,嘀咕了几句才放开少年朝周泽楷伸手。

“那什么我是你的心理指导师我叫黄少天,你吃啊一会要凉了糖凝了就不酥了快快快。”

周泽楷跟他握手后点头答应,顺便在心里吐槽了下话题跳跃之快。不过他对这个人很有好感,黄少天说话语速很快,说到急处就像在烧红的铁锅里炒豆子一样啪啦作响,煽动的周泽楷都想跟着一起。不过只是想想而已。
至于当天的那道菜好不好吃他没太留意,剩下的时间里都在暗中打量着黄少天,不过后者大部分都是在和卢瀚文玩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被黄少天的盘子砸中心底彻底溺了进去。顺便感叹了下蓝雨不愧像别人所说的那样适合新人成长,这样一个有亲和力的副队坐镇恐怕自己也会动容吧。


此时的黄少天正倚在窗边摆弄他的仙人球,黄昏的光洒在他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和谐,好似他本就出自其中相交相融。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他的,周泽楷也不知道。他没来由的想起江波涛的话,黄少天像是只吸引全场目光的大蜘蛛呢。然而他更觉得黄少天像只金毛,毛茸茸暖暖的多好。

黄少天还在侍弄他的多肉植物,突然开口问道。

“周泽楷,如果我有一天我死了,我是说有一天啊,你会难过么?或者这么问,你愿意为了救我而改变计划让团队陷入险境么?”
“……嗯?”
“回答我会还是不会。”

当然会。
这几乎是周泽楷的毫不犹豫做出的答案,可他没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黄少天,努力的抑制住情绪。一时间谁也没出声,只听见钟表挪动着滴答走动。

终究是黄少天开口打破了宁静,他放下花盆,正对周泽楷。逆光而立让他看不清他的表情,而黄少天的轮廓清晰的映在眼睛里,刺的他视网膜发酸。

“周泽楷,你不适合当佣兵。”
“你走吧到点了,下次别来了。”

周泽楷有些茫然,他记得不到三分钟前黄少天还痛惜他不能来食堂吃饭,结果怎么发现到现在下逐客令了?就算话题跳跃也不能这样啊。他脚底一冷,僵硬的开口。

“为什么……”
“我说了你不适合,你这样犹豫不决会拖累其他人啊,难道不应该下意识的回绝我么毕竟除了盟友我们什么都不算。换成我的话……”
“我做不到。”

他打断了接下来的话,看到光影下的人肩膀一震。周泽楷觉得自己这个回答很好,既不违心也没那么明显到让黄少天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心中有些遗憾,他想让他知道,又怕他知道。这种可笑的矛盾让他再次陷入茫然。

又是沉默。

周泽楷不敢再站在这里了,转过身拖着半边发冷的身子,慢慢蹭出了屋子,原本灵活的双腿被套上了铁链,笨重的拉扯着让他前行缓慢。黄少天一言不发的立于半明半暗之间。

门终究是砰的关上。
窗外的天黑了。



tbc
一个过渡章节,感觉自己果然是被榨脑细胞了写了不少原来没有的东西,怕最后一章圆不回来【哭
我估计小周是个善于交集哪怕是个普通人这都能成一对了啊只可惜他不是,于是只能靠少天自己捉摸辣。

来回复找我玩嘛。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