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他的梨窝斟着笑 一眼万年情丝绕

[喻黄]《薄荷糖》

趁着打印赶紧码一段,好久没写手都生了。预计很短大概不到600+的临时脑洞,然而写完检阅字数发现好像干到2000+了。我赌五毛热度达不到20,达到我写邱乔ABO。












黄少天特别喜欢薄荷味儿的东西。








黄少天的口袋里总是带着一盒薄荷糖。开发布会之前他会打开铁盒丢几粒在嘴里之后狠狠的嚼,浓郁的味道在口腔里肆意着,他从鼻腔呼出的气体好像都带着凉意。黄少天在这个时候是最冷静且清醒的,他开始想该怎么回答不久后的问题,怎样的变现才会绕过那些难缠的记者,以及应对种种突发事件。这时的他是最安静的。




卢瀚文曾经嘴馋管他要了两片吃,结果差点被薄荷的冲劲儿辣到吐出来。不过只是差点儿而已,黄少天在他张嘴的前一秒就捂住了他的嘴,逼着卢瀚文咽了下去。那种感觉比吃了芥末还刺激,嘴里的凉风直冲大脑皮层,瞬间把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卢瀚文拽回了现实。








“黄少你干嘛啊!”




“嘿嘿看你快睡着了让你精神一下啊一会儿队长开会你要是睡过去不挨骂才怪呢,是不是精神了啊还不快谢谢我啊。”








黄少天揉着卢瀚文毛茸茸的小脑袋笑的一脸灿烂,脸不红心不跳的就像自己干了一件好事儿一样。








“你等我告诉队长去!”




“唉唉唉我说瀚文别走啊来一把啊,前辈的指导赛你敢说你不心动么!”








其实卢瀚文是个挺有骨气的孩子,有着男性应有的担当和气量,但黄少天那盒薄荷糖味道特别的浓,实在是让他消受不了。经过这件事以后,每当黄少天把好几颗薄荷糖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全扔进嘴里时,他都会倒吸凉气,回味之前的滋味依旧记忆如新。不得不说,卢瀚文是个继承了蓝雨传统的优秀选手,观察敏锐的优点在他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只要黄少天一从上衣兜里摸出他的糖盒子,那就说明他正在思考很重要的问题,需要薄荷的凉意让他保持冷静,通常在比赛或是发布会之前他都会这么做。而他吃糖时总是小心翼翼的怕被人发现似的,卢瀚文上次也是不经意发现了他把手藏在袖口里悄悄往嘴里塞,在他想大声说话时也是黄少天把他拉了过来,比了个嘘声的手势。




后来卢瀚文发现黄少天吃糖吃的很快,那样子不像在吃糖,像是纯粹的发泄压力。唇齿间用力的咬合着,发出很尖锐的咀嚼声,咽下去之后就喝几口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那种酸爽是卢瀚文想象不到的,在震惊之余他有些慌张的扯了扯队长喻文州的袖子,趴到他耳边小声告状。








“队长你看,黄少他又自虐了。”




“瀚文又乱说,”喻文州温和的笑着,“少天这不是挺好的么。”




“队长你是不知道,黄少那薄荷糖简直了,吃完他还灌水,这不是自虐是什么。”








喻文州没说话,拍拍卢瀚文的背示意他先去训练,自己则静静地坐在一旁假装看资料,余光抓着黄少天小心的观察着。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后、,黄少天复盘结束把总结交给他,回到座位四下张望着,看到没人注意自己后,大爆手速的从口袋里拿出了几颗蓝色的东西扔进嘴里。鼓着一边的腮再次环视着的样子被喻文州尽收眼底,他差点没忍住笑出来,黄少天刚才的一系列动作活像玻璃盒子里偷吃东西的小仓鼠。




忍笑之余他也发现了黄少天的坏毛病,也大概明白了卢瀚文所说的自虐是怎么回事儿。手上的复盘资料是蓝雨对霸图的,这场比赛是上一赛季的资料,今年霸图状态直线上升,后辈们成长水平很快,团队协作日益默契,总体分数突飞猛进,大有夺冠希望。而比赛到了这个阶段,两队狭路相逢同台竞技的可能极大,身为副队长兼王牌的黄少天肯定是对此压力倍增,再加上以他的性格原因不愿让队友们担心增加负担,才会发狠的嚼糖喝水,想用一时的冰凉保持此刻的冷静。




喻文州是个多精明的人,思维的严密性和对局势的掌控力比卢瀚文老成的多,前后一关联就得出了结论。他有点不高兴,一方面是因为黄少天的默默承担,另一方面是因为黄少天连他都瞒,无论是从对内还是私生活来讲,他都是最了解最熟悉他的人,结果竟然对黄少天这个毛病毫不知情,可能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吧,因为忙碌而忽视了对他的开导和关注。心疼和自责搅在一起,喻文州轻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












第十一赛季,冠军霸图。








黄少天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




霸图夺冠在他意料之中,毕竟老将的经验在那里摆着,再加上多年来一如既往的毅力和不懈的努力,夺冠也很正常。可是为什么,有点不太甘心,蓝雨排名第二,只差一步之遥便可加冕。要说对冠军的渴望人人都有且那么强烈,而冠军只有一个。他烦躁的从口袋里摸出铁盒,有些僵硬的手指接触到冰凉的铁皮时感觉不到丝毫凉意。




一只手突然连自己的手带铁盒一起握住,暖意从皮肤开始蔓延着,熟悉的温度让他一愣。








“少天,自己一个人扛着可不好哦。”








喻文州俯身在他旁边,紧紧的握住他的手,漆黑的双眸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脸上却没有以往的温和。








“我已经知道了。”他摩挲着他凸起的手骨,“你不该瞒我。”




“对不起。”




“于公,我是你的队长,我们应该一起承担。于私,我是你的恋人,你应该对我毫无保留的。”








喻文州不容拒绝的从黄少天手里拿出那盒糖,放进自己的口袋里。








“我真的……很想赢。”黄少天垂着脑袋看自己的脚尖,“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意气用事也真是太幼稚了。”




“少天,发布会要开始了。”








黄少天习惯性的往口袋里摸,没有碰到任何的东西。他愣了愣,随即拉起喻文州的手,冲他一笑。后者紧紧地回握住他冰凉的手,上衣口袋里发出轻微的物体碰撞铁皮的声音。








“走啦。”








黄少天想从此他再也不用把薄荷糖当药吃了,因为他可以肆意的拉着喻文州的手。








“文州你说你是不是薄荷味儿的啊。”




“少天觉得呢。”




“嘿嘿是呗。”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