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他的梨窝斟着笑 一眼万年情丝绕

【全职】那些有关星星的事① ||微方王||

鱼取虫息

其实一开始是想写个大眼的中心向,不过写着写着就偏了……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虫爹关于微草的过去写的真心太少了……


① 

B市这地,六月份已经开始热了。

春末的四月其实还算得上宜人,俱乐部前那几棵树苍白了一个冬天的枝条冒出点点的绿,指甲盖大小的嫩叶仿佛爬行动物的鳞片,转眼到了六月,那嫩叶也抽出了形,脉络分明,远远望过去如同无数面小旗帜,在风中柔弱无骨地招摇。只是这天气——

啧。

方士谦拉了拉领口,热意似乎散去了一点,又觉不够,索性解了扣。

这种热并不是干干脆脆让人皮焦肉脆的灼热,而是文火慢炖似的让你郁着一股气,陷入疲软的境地,左右翻腾不在状态。

更要命的是俱乐部的空调好死不死在今天寿终正寝。前几天他就发觉训练室的空调有点毛病,吹出来的风还不如电风扇,俱乐部回应过几天找人来修。方士谦知道俱乐部经费困难——这台空调还是微草刚成立的时候经理从自己家拆下来装上的,愣是靠手动电风扇坚挺过一个夏天。现在也不容易,嘉世眼瞅着就要三连冠的节奏,嘉世倒是气势如虹了,可这赞助也掉得气势如虹——人们对没什么悬念的事总是缺少兴趣。方士谦想想也就转移阵地直接坐空调下吹,一连吹了几天,修理工没来,倒吹得一向身体不错的他头疼脑热,外加空调报销。

祸不单行。

这种情况下,队里今天来新人这事队长表示你只要到场露露脸就成。队长又补充说他们可是仰慕你已久——方士谦才打了一个赛季,可治疗之神的称呼已经响彻联盟,毕竟能把两种职业玩到这个地步的人少之又少。

方士谦笑,当他不知道今天来的两小孩,一个魔道一个骑士,又不是同职业,哪里来的仰慕。

他刚吃过药,头有点晕,也不知是药性上来还是烧得头晕,望着窗外星星点点疏疏浅浅的绿一阵烦躁。

队友推门进来叫他出去,说是新人已经到了。方士谦应了声,却是定着身子没动,皱着眉伸手拉上窗帘,没有空调的屋里更闷了,方士谦却觉得不见晃眼的光好受许多。窗帘有条缝怎么也合不拢,一道光铺在地上像是整屋昏暗被割开的伤口。方士谦看着难受,脾气上来,当即满屋找夹子。

一片狼藉间有人敲门。

这一叠的敲门声里方士谦终是找到了那只小小的夹子,随手揣在兜里。门没有关,只是虚掩,一推就开还要敲门,整队上上下下对他这么客气的也只有队长一人。方士谦不由得在心里吐槽他多事。

“士谦?忙呢?还是难受?要不今儿你就休息吧,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队长满脸笑。

“没事。”方士谦淡淡地说,“正准备出发。”

“那一起走呗。”队长伸出胳膊揽过他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真不算什么大事,不就是队里来了新人。方士谦清楚欢迎新人的流程,见面聚会前个晚上关怀备至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弟,第二天各种使唤仿佛理所因当——他方士谦也是这么过来的。

去年处在这样位置的他也到了可以端着前辈身份俯视新人的今天,有种时空错乱的微妙感觉。方士谦笑了笑,不知是希冀看到和自己当年一样手足无措的新人,还是更希望以不同的地位旁观换了演员的独幕剧。

他心底生出几分恶劣的期待来。

新人等在会客室。

方士谦走在队长身后,视线越过队长肩膀略略一扫,队里的人都来齐了,就差他们。

两个新人正对门坐着,身后窗户大开,两个人笼罩在炫目的光里,一时间表情看得不甚清楚。

“哎,来来来,小王小谢,这是方士谦,方神。”正当方士谦不适地眯起眼时,胳膊肘被人一拽,顺着惯性向前踏了两步,这下倒是看清了:两小孩一个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得那叫一个端端正正,另一个下巴骇微微抬着,显得身上罩着的浅绿色T恤松松落落,表情说不上是淡漠还是镇定,这搁手脚不知玩哪放的新人里头独一份,新鲜好玩得很。

“初次见面啊小王小谢。”方士谦目光在两人身上徘徊,说着说着笑了,“咳,我说,哪个是小王哪个是小谢啊。”

大伙一听也笑,关系向来不错的队友拍拍方士谦,他一面笑一面眼角留意着那个浅绿色T恤的少年,他倒也笑了,只不过那笑凝在薄薄的唇边,多少有些锋利。

“来自我介绍下吧。”队长发话,顺手把那个浅绿色T恤的少年提溜出来。

刚才那少年一直偏着头,这会方士谦才发觉这少年眼睛尺寸……似乎不一样?是刘海遮住了的缘故,还是贴的双眼皮掉了?

“王杰希,魔道学者。”少年清秀,自我介绍来的干干脆脆。少年视线往所有人身上溜了一圈,颇有几分示威的意味。

哦,真是大小眼啊。

方士谦暗自挤挤右眼,没有镜子,也不知道这COS大小眼的效果如何。一提眼,恰好撞上王杰希的视线,刚才他的自娱自乐全都落入他的眼里。方士谦大大方方冲他笑,他心下明白这当着人家的面自己确实过分了,但就想看这小孩怎么应对。

然而预期中的愤怒并没有出现。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像是一条鱼灵活地甩尾滑开,将所有追逐的视线抛在身后,单方面结束了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

初夏午后的闷热像是全部拢到了这间小小的会客室里,他们之间隔着许多人,语言的温度,视线的炽热都让他头晕脑胀无力承受。沙发仿木扶手弯处光斑亮得刺眼,他漫不经心地转头,少年一弯锁骨隐在领口,一双大小眼亮得仿佛星辰。

王杰希。王杰希。

方士谦低声念叨这个名字,像是唇齿间含着一块糖,笑得舒心又期待。


评论

热度(6)

  1. 七月流火鱼取虫息 转载了此文字
    鱼取虫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