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他的梨窝斟着笑 一眼万年情丝绕

【荒淫又无度】《10/7》/原创长篇/架空向/

【美签子镇楼】

Chaptre_3


“卧槽!”

巫梧正给他下铺罩床单时杨喆回来了,手里端着个还在冒着热气的小不锈钢盆。看见一个他不认识的男生从容不迫的收拾东西,吓得一哆嗦差点把热水洒出来。

“兄弟你放开那个妹子咱还能交朋友!”杨喆把盆放到小桌上,半开玩笑的冲他说着。

我白了他一眼,从包里往出拿罐装的粥,“你吃不?”“不用,来得晚,上车前吃了。”
杨喆接过粥放水里温着,凑过来小声问:“这谁啊?”“我弟。”
听到一声轻咳,我在心问候了下杨喆,抬头时不出意料了巫梧冲我挑眉。

“是哥哥。”
“我可爱的弟弟长大了,嫌弃姐姐了,姐姐好伤心……”
“心脏在左边,你捂的是右边。”

那一刻我就知道来浙大是个错误,有巫梧在的地方就有毒舌杀戮。

我在他来时把下铺让给了他,自己挪到杨喆上面的中铺窝着。
我居高临下的瞪了他一眼,他却很不给面子的扭头不看我。杨喆倒是没在意,很自来熟的往他自己铺上一坐。
杨喆嘴快没个把门,我有些担心他把我的那些矫情事儿告诉巫梧换来一顿毒舌损言,刚想提醒他为了人与人之间信任别卖我时他已经和后者搭话了。

“嘿兄弟,我叫杨喆,浙大体育系的,主攻100米短跑。”
“巫梧,中医医学系。”

看来一切正常,也对男孩子之间无非就是也就是谈谈世界杯啦,女孩子啦,LOL毒奶粉之类的。感觉自己有些精神过度了,换了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就会犯病。何时自己变得这么矫情了,我不禁苦笑了一下。

“哎你家在哪儿啊?”“武汉。”
“我爹是武汉的,但我是吉林长大的。”“东北我去过,冬天很冷。”
“对啊你是不知道,高一那一阵大暴雪提前放学,二墨子死活也不肯出教室,被我拉出去还抱着走廊栏杆不……”

“闭嘴傻缺!”

话题果然越来越不正经,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事实证明我不是个矫情逼。

“啧,荒淫又无度的生活啊小九。”巫梧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叔叔阿姨那么优秀的人怎么就……”
“你少在我面前提他,一码是一码。”

我难得的没有用眼刀子砍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后抿了口燕麦粥。麦片干巴巴的没有泡开,我强咽下嘴里东西后又把罐子放回热水里继续温。
巫梧抬头看了我一眼,轻叹着拿出随身包里的《本草纲目》一言不发的翻看。我们所处的这一隔间进入了短时间的沉默。
杨喆没把我当外人,但看气氛不对也没再搭话,看巫梧没什么反应后过一会就起身扒在楼梯上问我。

“哎我说,我跟你也挺长时间了,怎么没听你提起过这个弟弟啊?还有小九是怎么回事儿,外号么?”

我俯身把粥捞上来,拧开塑料盖自顾自的喝着。牛奶全被沉淀物挤到上面来了,泡开的麦片静静地躺在罐底。
被岁月尘封的往事,因一句话而在记忆中激起小小的涟漪。

死水微澜。

我半敷衍的开口:“再说吧。”
“喂你……”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往嘴里塞了一勺。

我不知道当时的眼神是怎样的,只有杨喆感受到了那种一瞬而逝的凉意。
他没再问我任何东西,在我专心喝燕麦粥时把目光转向巫梧。而后者在感受到他的视线后,看向脸色略有严肃的他,点了点头。

一切都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不言而喻的进行。


/TBC/


好困东北好冷【趴
七号写了一半前两天修改
本来打算昨天码字的可出了点事儿

总之不会弃坑的嗯w
毕竟是真人名字改编的在二次元中的实事【什么鬼

架空架空架空重要事情说三遍

谢谢支持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