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他的梨窝斟着笑 一眼万年情丝绕

【荒淫又无度】《10/7》/原创长篇/架空向/

第一篇原创且打算写长篇
而故事灵感源于一个群组

人物是里面真实的人物
部分事情为事实其他请勿当真

半架空背景设定
由于不是大学狗某些地方有偏差还请海涵

写这篇文来祭奠这个夏天
以及还活着却在我心里死了的人

【签子来源舞舞出品必属精品】


Chapter_0


多一个最初的自己。



Chapter_1


当我第一次来到杭州时,是坐着大学的专车来的。
整整四节车厢都是来接被录取的学生的,于是我一点也一点也不惊奇会在火车上遇到他,反而是他一路拉着的拉着的文艺到到一定程度的行李箱。

杨喆,我最铁的哥们。
也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

穿着的白色T恤上面印着一排黑色的字母在我看来简直闪瞎眼。
妹的闪闪发光,跟特么“爸比你会唱小星星么”似的。

Someone    Like    You

文艺的一句话在他身上显得各种违和。

他毫不客气的把东西扔在我对面的铺上,顺手把系在腰间的黑色连帽衫解下来扔给我,往我枕头上一靠,不清不重的呼吸着。我忽然意识到刚才地板上传来的摩擦震动不是火车换轨道而是他快步行走发出的。哟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水杯丢过去。

“茉莉花茶,还和原来一样呢。”
“别说这好像很久不见了一样。”

不过也的确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高考前一个月多他就主动请假回家了。
我也就在他完成训练后且累到一定程度连泡面都懒得泡时才会去砸他家门赖一会儿。自从他上次运动会跑了个全市短跑100米第一后就不怎么来上课了,每天过着训练,啃书,训练,啃书,训练,啃书的小日子。
成绩奇迹般的在班级中上游还是有他大名的,从此我意识到什么叫体育生与跑不过三百米自动报废体质的差距,以及自学天赋爆表与苦不吧叽才混个全年级文科前十几的沟壑。不过他兑现了和我考进同一所大学的诺言,这也到让我欣慰了不少。估计他一汉子学文又是练体育的也够累的了,他傲人的语文成绩不止一次刷新了我对“若为君子,即学不成文,治理不通,死亦无其嘉勇决毅”的观念。

我白了他一眼,半倚在身后的隔板上,抬腿踢了踢他的箱子。

“够闷骚。”
“喂喂是不是很文艺啊当时你给我选的,”他一脸自豪的拉了拉他身上同样闷骚的T恤,“怎么样怎么样,好看么?”
“穿你身上的话,啧。”我脚搭在他箱子上,抬手从包里摸了画架和笔盒,咬了支铅笔翻开素描本。“别动。”

他拿出手机,只戴了右边的耳机。
我和杨喆常共用一个耳机,为了迁就我爱用左手的习惯,他就一直用右边的耳机。

“看什么呢。”
“失恋三十三天,看么?”他拍拍右手边的位置。
“不要。”我凑过去,伸手整理着他的头发,擦掉他额前的一层细汗。“刚才跑什么,头发都黏上了。”

他把我往他那边拉,“来嘛一起看。”
“刚打完结构滚滚滚。”
“我刚才在站台看到你了,之后一路追,怕你旁边的位置被占了。结果给我累的一身汗,你还不搭理我你不爱我了是不是我又长高了你才到我脖子你伤自尊心了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不对你还穿了底那么厚的板鞋脱了也就到我肩膀吧你……”

我把手上的东西往中铺一放,扯了个枕头就往杨喆脸上按。

“闭嘴!”
“哎二墨子……不是,女王大人你快下来!哎呀快快快王小贱经典骂人语录开始了!”
“我看你丫就挺像杨小贱!”

闹了不超两分钟,我发现我又一次高估了自己的体力。
折腾了一身汗,索性往他腿上一躺。接过了他递来的耳机塞进耳朵,从三分之二处开始看。
一个领了身份证的大男孩和一个比他小点儿的女孩就挤在同一个小小的下铺上,带着同一个耳机,谁也没说什么。
进度条尽职尽责的走完了,杨喆摘下了耳机,俯身给我揉眼眶舒缓眼疲劳。

“第六次了。”
“嗯。”

一年看一次,这是我们的一个约定。
我还得初中那会儿《失恋三十三天》刚上映,他拉着我去看。
看到三分之二我就靠在他肩上睡着了,之后无论看几次都不能全部看完。
尽管剧情我断断续续拼凑好了。

别人都说我和杨喆关系这么好,干脆凑一对得了。这时我们就会很有默契的回复一句“呸”。
从初遇时是以他看我日记而结下孽缘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太熟悉了。

他的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我的一个动作他就知道我要干什么。

熟到超越不了挚友的程度。

让他用我的杯子喝水这是一个有洁癖的女孩表示亲近的最大限度。

更何况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在高一认识的一个温和人妻善解人意到极点的女孩,陈晓蓝。
据说也相当轻松的进了这所大学,按理来说我应该叫她一声嫂子。


“一会儿吃什么?”
“你下车买呗火车上没什么吃的。”
“行行行。”


/TBC/

评论

热度(4)